undefined
笑與健康 (轉載)
問:能否請你告訴我們關於笑,以及它的靜心力量,它對頭腦的化學作用,和它的蛻變及治療力量?

答:笑具有靜心的力量和醫療的力量,它的確會改變你的化學,改變你的腦波和你的聰明才智,你會變得更聰明。在你的頭腦裏面,那個一直在睡覺的部份會突然醒過來。笑會達到你的頭腦和你的心最內在的部份。一個很會笑的人不可能得心臟病,一個很會笑的人不可能自殺,一個很會笑的人自然會知道寧靜的世界,因為當笑停止,突然間就會有寧靜。每次笑變得更深,就有更深的寧靜會隨之而來。

  它的確會使你變得更清晰,使你免于傳統和過去的垃圾。它給你一個對生命新的洞見,它會使你變得更活生生、更發光、更具有創造力。

  現在甚至連醫學都說笑是自然所提供給人的影響最深遠的醫藥之一。如果你在生病的時候能夠笑,不久你就會恢復健康。如果你不能夠笑,即使你很健康,遲早你也會失去你的健康而生病。笑能夠將一些能量從你內在的源頭帶到你的表面。能量開始流動,就像影子一樣地跟隨著笑。你是否曾經觀察過?當你真正地笑,在那幾個片刻裏,你會處於一種很深的靜心狀態。思想會停止,因為不可能笑和思考在一起,它們是完全相反的,或者是你能夠笑,或者是你能夠思考。如果你真的笑,思考將會停止,如果你還在思考,那麼那個笑算不了什麼,它只不過是馬馬虎虎,有一個時間差。它是一個殘缺的笑。當你真的笑,突然間頭腦就消失了。整個禪宗的方法就是如何進入 「沒有頭腦」,笑是進入它很美的門之一。

  就我的瞭解,跳舞和笑是最好的、最自然的、最容易達到的門。如果你真的跳舞,思想會停止,你可以一直繼續跳,或是一直繼續旋轉而變成一個漩渦,所有的界線和劃分都消失了。你甚至不知道你的身體在哪裡結束,而存在在哪裡開始。你融入存在,存在也融入你,有一個界線的重疊。如果你真的跳舞,不去控制它,而讓它來控制你,讓它來佔據你——如果你被那個跳舞所佔據,思想就停止了,同樣的情況也會發生在笑的時候。如果你被笑所佔據,思想也會停止。如果你知道一些 「沒有頭腦」的片刻,那些瞥見將會使你確定有更多的報酬會來臨,你只要變得越來越是那個樣子,越來越具有那個品質,越來越「沒有頭腦」。思想必須越來越被拋棄。笑可以是進入一個無思想狀態很美的引導……

  在一些禪寺裏,每一位和尚在早上一開始都必須笑,晚上結束的時候也必須笑——把笑當成第一件事和最後一件事!你也可以試試看,它是很美的。它將會看起來好像有一點瘋狂,因為有那麼多嚴肅的人在周遭,他們將不會瞭解。如果你很快樂,他們一直都會問為什麼,那個問題是愚蠢的!如果你很悲傷,他們從來不問為什麼,他們將它視為理所當然——如果你是悲傷的、那沒有問題,每一個人都是悲傷的,那有什麼新鮮?即使你想要告訴他們為什麼,他們也沒有興趣,因為他們對它的一切都很清楚,他們本身就是悲傷的。所以再翻出一個冗長的故事有什麼意義?將它剪短一點!但是如果你毫無理由地笑,他們將會注意到,似乎有什麼事不對勁。這個人似乎有一點瘋狂,因為只有瘋狂的人會享受笑,唯有在瘋人院裏面,你才可以找到一些瘋子在笑,這是很不幸的,但事情就是如此。

  它將會很困難,如果你是一個先生或一個太太,你將會很難一大早起來就在那裏笑,但是試試看,它將能夠給你很大的報償,它將是你起床時最美的心情之一,毫無理由地!因為真的是沒有什麼理由,只是你再度在那裏,還活著,它是一項奇蹟。它似乎很荒謬,為什麼你還活著?世界也再度在那裏,你太太還在打鼾,同樣的房間,同樣的屋子。在這個經常在改變的世界裏——印度人稱之為 「馬亞」(幻象)——至少有一個晚上,什麼事都沒有改變,每一樣東西都存在:你可以聽到送牛奶的人所發出來的聲音,交通開始了,同樣的噪音,那是值得一笑的!

  有一天,你將沒有辦法在早上起來。有一天,那個送牛奶的人將會來敲門,你太太還在打鼾,但是你已經不在了。有一天,死亡將會來臨。在它將你擊昏之前,好好地笑一笑,當還有時間,好好地笑一笑。注意看這整個荒謬:同樣的一天再度開始,你的一生都一再一再地在做同樣的事。你會再度穿上你的拖鞋,衝進洗手間,為了什麼?刷牙、洗澡——為了什麼?你要去哪裡?準備好,但是沒有地方可以去!穿好衣服,衝到辦公室,為了什麼?為了明天要再做同樣的事嗎?

  注意看它的整個荒謬,然後好好地笑一笑。先不要睜開眼睛,當你覺得睡意已經消失,先開始笑,然後再睜開眼睛,那將能夠為一整天設下一個趨勢。如果你能夠在清晨的時候笑,你將能夠整天都笑,你會創造出一個連鎖反應,從一件事引導到另一件事。笑會引導到更多的笑。我幾乎總是看到人們在做錯誤的事,從一大早起床就開始抱怨,就很憂鬱、悲傷、心情低潮、愁眉苦臉。然後一件事引導到另外一件事,然後無端端地就生起氣來。那是很不好的,因為那將會改變你整天的氣氛,那將會為這一整天設下一個模式。

  禪宗的人心智比較健全。在他們的瘋狂之中,他們的心智比你更健全。他們以笑作為開始……然後整天你都會感覺到那個笑在浮現、在湧現。有很多荒謬的事到處在發生!神一定笑死了——多少世紀以來,看到這個世界的荒謬。那些他所創造出來的人,和所有這些荒謬的事,它真的是一出喜劇。他一定在笑。如果你在笑完之後靜下來,有一天你將會聽到神也在笑,你將會聽到整個存在在笑——樹木跟石頭跟星星跟你都在笑。

  禪宗的和尚在晚上要睡覺的時候也笑。一天結束了,一齣戲再度閉幕,他笑著說: 「再見,如果我明天早上還活著,我將會再度用笑來迎接你。」

  試試看!用笑來開始和結束你的一天,然後你將會看到,漸漸地,在這兩者之間,有越來越多的笑聲會開始發生。你笑得越多,你就是越具有宗教性的。

  有無數的人已經忘記如何笑。在蘇聯,心理學家為人們準備一些手冊在中小學、大學和醫院裏教人如何笑,因為他們發現了我一直在告訴你們的:愛和笑在一起,笑是最好的醫藥之一。它同時也是一種很棒的靜心。只有在蘇聯,他們很深入地去研究,想要找出當人們笑的時候會有什麼事發生。他們的血液循環改變了,他們的腦細胞變得更活躍,他們的心跳變得更有節奏。科學家發現,像笑這樣的事非常重要,但是他們的做法非常愚蠢,他們認為它必須被訓練,每一個小孩都必須被訓練如何笑。

  如果在蘇聯每一個人都被訓練如何笑,那麼就根本不會有笑存在。現在他們說,在每一家醫院裏都必須有特別的一區——幽默區,所有的病人可以在那裏講笑話和笑。那是可以預期的:醫藥做不到的事,笑可以做到。但是對我而言,如果那個笑是來自訓練,它或許有某些效果,但它不可能是一種全然的蛻變,在全然的蛻變之中,有一個片刻,你的整個人都會很興奮、很寬廣、重新被賦予活力,而且沒有副作用。

  就在今天,我知道說世界上有三分之一的疾病是由醫生所製造出來的。在不知不覺當中!就是因為他們的醫藥產生了副作用。在某一個時刻,那個藥或許可以發揮出某種效果,但是它們會在你的化學、你的荷爾蒙或是你的生理上產生出某種東西,那是你永遠都想不到的。你服用阿斯匹靈只是為了你的頭痛,講得更真實一點,只是為了你太太!但是那個阿斯匹靈將會有它本身的副作用,你就成為一種複雜的現象。

  如果笑還必須被訓練,那麼人就太可憐了!當小鳥還要說:「先訓練我們,然後我們才唱歌。」當孔雀還要說: 「我們不管雲怎麼樣,先訓練我們,我們才開屏。」那個時候的日子一定很醜。孔雀會在烏雲開始密佈而快要下雨的時候跳舞,那是不需要訓練的,孔雀沒有訓練學校。小鳥不需要經過訓練,花朵也不需要經過訓練,為什麼人每一件事都必須經過訓練?為什麼他不能夠被允許成為自發性的?

  要成為自發性有一些恐懼,因為自發性的行為是不能預測的。你或許會取笑某人,而他或許會把你看成好像是白癡。他不需要同樣以笑來回應你,他是自發性的,他覺得喜歡把你看成一個白癡。這並沒有什麼不對,那是他的問題。你在笑,那是你的問題,為什麼要將它們混在一起?為了要避免這樣的情形,所以人們每一件事都必須被訓練:如何走路,如何談話,要說什麼,要在什麼時候說它。很自然地,它們漸漸變得非常虛假,就好像戲劇裏的演員,只是在重複臺詞。

  我曾經去拜訪一個亞洲最大的神學院,他們專門在訓練一些傳教士去到貧窮的東方叫他們改信基督教。那個神學院的院長是我的一個朋友,他帶著我逛他們的校園。到了某一個班級,我簡直不能相信我的眼睛,我所看到他們在做的事真的很荒謬,我幾乎愣在那裏。教授在那裏教大約六十個學生,他們都準備好,或者幾乎已經準備好要去做他們的傳教工作。他告訴他們,當他們在重述耶穌的某一段話時,他們必須要擺出什麼樣的姿勢,以及使用什麼樣的臉部表情……什麼時候要敲桌子,什麼時候要輕聲細語地說:神就是愛。 「當你在描述天堂的時候,不要只是以散文來描述它,要讓你的臉發出光芒,讓你的每一句話都成為詩,都成為純粹的蜂蜜。」

  在那個時候有一個學生問道:「當我們在描述地獄的時候,我們要怎麼辦?」

  教授回答說:「談到地獄的時候……像你現在這樣就很好了。」

  談到地獄的時候不需要訓練,因為你已經看起來就像是在地獄裏!

  我問那個校長說: 「你難道看不出這個荒謬?這些人並沒有任何感覺,而你硬將那些表情加在他們上面,你告訴他們說當他們談到什麼的時候在臉部、眼睛或手需要有某種表情。」

  我從來沒有參加任何訓練,但是當有需要的時候,手自然會知道怎麼做。話語知道什麼時候該停止,什麼時候該讓寧靜來接管。當你在描述你自己的經驗時,眼睛本身自然就會閃爍,那是不需要努力的……

  一切所需要的就是告訴人們說:要成為自發性的!當笑來臨,不要阻止它。在這個世界裏,每一樣東西都變成虛假的,因為你相信虛假。要單純一點,只要成為你自己,不需要演戲,任何自然產生的動作,你就讓它發生,享受它的自發性,那麼你將可以看到一種美、一種歸於中心和一種單純,那是真實的,不虛假的,這一切都是那麼地單純。

  有一個農夫養了一隻非常非常懶惰的公雞。當早上日出的時候,它本來是應該啼叫的,但是它並不這樣做,它只是等待其它的公雞叫,然後它才點頭表示同意。

  但如果它是自發性的,它具有它本身的美,為什麼要麻煩?其他有人會去做它。我完全同意那隻公雞。在我的一生中,我從來沒有做任何事,如果有人剛好去做它……

  為了要慶祝他們的結婚紀念日,索爾和西微亞決定要重複他們在蜜月的時候所做的事。他們住進了同一家旅館,並且訂了同一個房間。西微亞穿上了同樣的晚禮服,並且擦了同樣的香水,索爾也是跟蜜月當天晚上所做的一樣,跑進洗手間裏,西微亞聽到他在笑,就像他五十年前一樣。所以當他回來,西微亞說: 「親愛的,事情真的很美,每一件事都一樣,這些事我都記得,就好像它們是發生在昨天一樣。五十年以前,你也是跑進浴室裏面以同樣的方式在笑。在那個時候我沒有足夠的勇氣問你,但是現在請你告訴我,你為什麼笑?」

  「好的,親愛的,事情是這樣的?」索爾說: 「五十年前的那個晚上,當我跑進去撒尿,我弄濕了天花板,但是今天晚上我弄濕了我的腳!」

  只要成為天真而單純的。這個人一定是一個非常自然的人,他講了真話,沒有什麼好隱藏的,但是你們大部份的人都不敢講真話。真實的事非常簡單,不需要訓練!不需要準備,也不需要作家庭作業,你是什麼就是什麼,只要接受它,然後將它暴露給世界。

創作者介紹

台灣愛笑瑜伽訓練中心

hohohaha88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